• 2005年,金春燮退休后担任了汪清县关工委主任。他在对中小学生进行革命传统教育时,发现不少青少年对发生在这片土地上的抗战史知之甚少,理想信念和价值观也令人担忧。“为了让后人铭记他们,我必须找点事干!”金春燮决定为抗日英烈树碑立传。可这项工程需要大笔资金,金春燮就四处“化缘”,累得血压不断升高。他的妻子蔡英海看在眼里疼在心上,毅然拿出家里全部积蓄,支持老伴的工作。

“为了让后人铭记他们”

在吉林省延边朝鲜族自治州的汪清县,77座庄严肃穆的抗联将士纪念碑,向世人讲述着那段可歌可泣的历史。“汪清县是抗战时期东满抗日主战场,有名有姓的烈士就有600多位。”讲这段话的人叫金春燮,一位年近古稀的老人,这77座纪念碑便是他多方奔走而促成的。

  • 王成才、王文孝父子守护的高塔,位于陕西省礼泉县阡东镇的一个村,是部队为卫星发射、地形测绘提供精确数据保障的军事测量塔。上世纪70年代,部队驻扎在村子里,平日战士们修建高塔、习武练兵,农忙时帮村民拉运粪土、收种庄稼。这期间,王成才与部队官兵结下了深厚的情谊。1974年冬,他把大儿子王文孝送到边疆部队服役,而此时村里驻军也接到了撤离的命令。部队走了,村子旁边矗立起一座高约30米军用塔谁来看护?部队领导找到时任民兵连长的王成才,他毫不犹豫地许下承诺:“请首长放心,人在塔在,我一定守护好这座塔。”

四十一载,一诺重千钧

“41年岁月荏苒,一座军事塔始终稳固矗立在原地;41年霜打两鬓,父子两代人依然义务坚守在塔下。”这副对联,诠释了父子两代民兵连长41年义务看护军事设施的动人故事。

  • 家住新疆乌恰县吉根乡沙孜村的布茹玛汗·毛勒朵大妈是一位柯尔克孜族牧民,今年已经74岁了,笑起来脸上的皱纹里都藏着慈祥。布茹玛汗没什么文化,但心中始终坚信一点:中国的土地一寸都不能丢。为此,她毅然在冬古拉玛山口当了一名守边员。乌恰县有480公里长的边境线和大小通外山口78个。布茹玛汗所在的冬古拉玛山口海拔4290米,环境非常恶劣,可她在这一守就是50年,一头青丝也变成了满头白发,大家都习惯叫她“冬古拉玛大妈”。

“冬古拉玛大妈”守山口

在布茹玛汗心中,有两个汉字是最神圣的,这两个字就是“中国”。1964年,她与丈夫第一次上冬古拉玛山,丈夫手把手教会她怎么写“中国”两个字,几十年来,在巡边时只要见到能够刻字的石头,布茹玛汗总会想法子刻上“中国”二字。

  • 作为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的一代人,李淑芳从小就在家庭和学校接受了良好的革命传统教育,对国家和人民军队有着一股特殊而深厚的情感。从身兼数职的创业者到企业董事长,从群众眼中拥军工作的先进模范到推进国防教育事业的热心人,最初独立改革潮头时的那股拼劲,如今已然成为李淑芳心中不竭的原动力。在她的感召下,女儿、女婿和儿子也都默默地支持国防和军队建设。

“没有国防,哪有厂房?”

李淑芳常说:“没有国防,哪有厂房?没有国家的安宁,哪有小家的幸福!”在李淑芳的心中,她所取得的成就缘于党和国家的培养,投身国防建设是她发自内心的愿望。她是国防教育事业的志愿者,更是践行者。

  • 支持的背后是默默的付出。2012年8月,他们在长春买了新房,因为连队忙,柴海斌没有让邹爱民向部队请假,从选址、交款、装修、搬家都是独自一个人完成。2012年底,邹爱民的母亲生病住院,柴海斌独自一人挑起照顾婆婆的重担,直到婆婆病重去世前,才不得不通知邹爱民。2014年初,怀孕6个多月的柴海斌因为意外流产。邹爱民连夜请假回家照顾,但柴海斌知道他刚接任指导员,忙得不行,相聚短短5天就逼他返回了连队。这就是一名普通的军嫂,用她自己的默默支持和无私奉献,让边疆多了一分力量,让祖国多了一份安宁。

边关有爱静悄悄

这是两个80后的故事。他叫邹爱民,现任吉林省军区某边防团七连政治指导员,先后被评为沈阳军区学雷锋标兵个人、沈阳军区优秀“四会政治教员”,荣立二等功一次;她叫柴海斌,在长春市某企业任会计,多年来独自承担家庭重担,支持丈夫在部队建功立业。

  • 谢世强夫妇每次巡线都要跨越12个村庄、10余座大山,有时还会碰到毒蜂、毒蛇和野猪。谢世强夫妇在这条生死巡逻线上往返行程达20万里,经历7次生死考验,留下了21道伤疤,他们所担负的通信保障和80公里光缆线路的维护任务无一差错,连续3年被评为红旗哨所和模范夫妻哨所。他们的事迹还被中央电视台等多家新闻媒体报道。谢世强也荣立了二等功和三等功,还被国家民政部、人事部和总政治部表彰为“拥政爱民模范”。

大山深处“夫妻哨”

谢世强是第二炮兵某通信团的一级军士长,他与妻子是同乡,都是山东省沂南县人。一把铁锹,一把镐,满是炽热与坚守。夫妻俩用了不到一年时间,就让哨所换了新颜,山沟沟里处处萌发新绿,煞是喜人。

  • 2010年1月1日,准备和陆磊结婚的潘小侠来部队探望,外出时因车祸造成颅内大出血,昏迷10多天后才苏醒。经过6个月的治疗,潘小侠出院回到河南老家,尽管当时她已学会吃饭、刷牙等动作,但常常见到人就吵闹哭泣,智商仅相当于2岁的孩子。就在大家认为陆磊仁至义尽,将要中断婚约时,陆磊却提出和潘小侠结婚。面对亲友的阻拦,他倔强地说:“我答应要照顾她一辈子,就应该做到。”2010年10月,陆磊和潘小侠在老家举办的简单的婚礼,承担起照顾她一辈子的重担。

你伴我追梦,我陪你“长大”

他被网友称为“军营暖男”,面对失忆的妻子,他用坚贞不渝的爱情在她心中刻下名字;对于军人的使命,他以矢志不渝的追求练就一身打赢本领。第1集团军某旅四级军士长陆磊,不仅用真爱守护着风雨中的家庭,更通过努力在军营书写着一段精彩的人生。

  • 在冯晓斌看来,从光荣入伍、入党、立功、转士官,再和妻子带着一岁的小孩来到偏远的夫妻点号,转眼已是6年。6年来,冯晓斌一直将这个小小的夫妻点号看作部队的重要战备执勤点,规章制度要和连队一样坚持执行。早上6点,他准时起床,整理军装、跑步,6点30分准时开泵供水。每周一,他会带领妻子和孩子举行庄严的升旗仪式……寒来暑往,从未间断。陈燕说,她已经适应了供水点号的生活,每次听到战士们“嫂子、嫂子”的亲切叫声,她就感觉自己已经在这里扎了根,无法离开。三个人,一支队伍,一个家庭的坚守。在这个小点号里,他们努力搭建自己的幸福小窝,更努力为部队建设默默奉献自己的青春与热血。

两眼井旁,是一个家的坚守

隆冬清晨的岢岚,薄雾笼罩群山。山谷中,陈燕牵着5岁的儿子烁烁,跟在她的丈夫——太原卫星发射中心的四级军士长冯晓斌身后,从菜园、苗圃地向执勤点走去。这是太原卫星发射中心的一个点号,也是也是老兵冯晓斌和妻子陈燕的家。

  • 2006年初,还在石家庄上军校的李长勇通过堂姐介绍,认识了同乡姑娘王蕊。李长勇身着军装的帅气让姑娘深深痴迷,王蕊的温柔善良也让李长勇怦然心动。交往没多久,李长勇便向王蕊和盘托出了身世:从小失去父亲,母亲离家出走,自己一人带着体弱多病的奶奶上大学,现在还背负一身债,希望她慎重考虑一下两人要不要继续下去。听完李长勇的讲述,王蕊怔住了:自己不正是想找一个有责任、有担当的男人吗?“我愿意。”她坚定地说道。

爱他,就让他甩开腿干事业

10月26日,一个普通日子,王蕊却格外开心。她忙里忙外张罗了一桌好吃的,等着外出执行任务的丈夫李长勇回家——时隔3个多月,一家人终于又可以团聚在一起了。自打认识丈夫李长勇起,王蕊就开始适应这种聚少离多的日子。

  • 2004年,邓志峰交流到武汉警备区工作。“当时听说能到警备区工作,特别高兴,心想跟妻子的牛郎织女生活终于可以结束了。”邓志峰笑着对笔者说:“但现实却跟我开了个不大不小的玩笑。”邓志峰被分配到汉南区人武部,与妻子徐肖瑾虽同在一座城市,但从汉南到汉口的家驱车也得两个半小时,看来是不能常回家看看了,邓志峰愧疚地看着妻子。妻子上前拥着他的肩膀说:“想想你的战友,有的两地分居,有的甚至一家三口身处三地,比起他们,我们是幸福的,不用担心,家里有我呢。”

选择你,就是选择了奉献

搬到新家8年,一家人在一起的时间不足一个月,他连妻子喜欢什么颜色、什么款式的衣服都不知道。但一走进营门,战士们的小习惯、小喜好他却能如数家珍。对此,他的妻子毫无怨言。“选择你,就是选择了奉献。”妻子的一句话让这个铁汉热泪盈眶。

  • 2012年3月26日,刚从部队探亲归来的朱培英感到全身乏力,提不起精神。她到医院检查,被确诊为乳腺癌,需立即住院治疗。这个消息对刚从部队探亲归来,正沉浸在儿子成长进步喜悦中的朱培英来说,犹如晴天霹雳。然而46岁的朱培英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的病情,而是正在部队服役的儿子石永超。为不让儿子担心而影响工作,她与所有亲人“约法三章”:不能让石永超知道她患病的事,不能把石永超叫回来,不能给部队添麻烦。

忠义母子的最美约定

“妈妈,按照我们的约定,我立功了!”10月26日,身着军装、胸前佩戴二等功奖章的石永超站在母亲遗像前,心中默念着母亲临终的叮咛。在他的手中,是一张精美的卡片,那上面,有一位母亲与儿子的约定。

  • 吃尽了旧社会的苦,看着解放军把自己从水深火热中拉出来,陈莉萍的外公外婆一直对子弟兵充满深情。陈莉萍的母亲马碧玉曾经回忆,当年物资匮乏,但她家里每年都把布头收集起来,做成布鞋、鞋垫送到部队。从那时起,拥军就融入这个家庭每一个成员的血脉。陈莉萍从小就向往军营,虽然3次报名参军,都因个头太矮而没有如愿穿上军装,但这并没有减少她对解放军的爱戴,到了成家的年龄,陈莉萍和同样未圆“军人梦”的廖万祥组成家庭,一起开始拥军。

她带出“兵妈妈俱乐部”

在重庆江津,有一位把拥军当事业、把战士当子女的“兵妈妈”陈莉萍。 左邻右舍都知道,她是31年如一日参加拥军活动的全国“爱国拥军模范”,却很少有人知道,从她的外公外婆开始,她的母亲、她和丈夫、她的儿子儿媳和孙子,五代人拥军报国数十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