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位优秀的教师,一位令人肃然起敬的妻子,一位有着坚韧毅力的女性。”这是人们对南空某部处长涂飞虎的妻子王丹的点赞。说起与涂飞虎的爱情,王丹直言太普通了。经人介绍认识,随后结婚生子,言语平淡如水,内心却洋溢着幸福的浪花。而谈及妻子,涂飞虎始终充满了敬意,感慨不容易、真的不容易。

“你爱国防我爱你”

爱是美的,享受爱也是甜蜜的。对于爱的美,认识得越具体越深刻,追求爱的勇气就会越坚定越坦然。正如王丹所说,爱的本身不图回报,这样的爱是最快乐的。在这淳朴的快乐中,王丹一家人都沉浸在爱的幸福中。

  • 江西省崇义县,是闻名全国的竹乡,山清水秀、民风淳朴。从这里走出了一对夫妻,他们有着竹乡儿女共同的情怀,虚心进取、坚韧不拔、乐于奉献。他,是荣膺“中国青年五四奖章”“感动中国人物”称号,荣获中央军委“爱军精武模范士官”荣誉称号的优秀军人何祥美;她,是站在何祥美身后默默付出的好妻子朱燕平。

“三栖精兵”身后的柔肩

每个人都知道当兵苦,每名军人都知道军嫂更苦。对此朱燕平有着自己的感悟:“军嫂是有军嫂的辛苦,却也有其他女人没有的幸福和骄傲!”

  • 2012年,张秀桃无私奉献、倾情照顾一级伤残退伍军人朱光进的爱情故事,经媒体集中报道后,迅速传遍大江南北,感动了无数人,数以万计的网友踊跃发帖、跟帖,称赞她是“最美军嫂”“最具大爱的80后女孩”,当年被评为“全国爱国拥军模范”。去年7月,荣膺全国十大“最美拥军人物”,并获得全国“最美家庭”殊荣,以她为原型的电影《桃子的爱情》也在全国上映。

有一种爱叫作执着

张秀桃,漂亮的80后军嫂、“全国爱国拥军模范”,和一位高位截瘫军人的爱情故事享誉大江南北。

  • 走进卧室,一幅硕大的结婚照映入眼帘。照片中的他,帅气阳光,军人特有的硬汉气质夺人眼球;照片中的她,美丽贤惠,洁白的婚纱更显端庄气质。谁又能知道,就连这张照片也得来不易。部队任务繁重,请假回家拍婚纱照的李旭刚到家就接到单位的召回电话,只得简化拍摄程序,匆匆返回部队。李双孜哭着闹着要他补偿,他笑着说,一定拿着闪亮的军功章来见老婆。

军功章的背后

作为一名军嫂,李双孜饱尝了相思之苦。她和李旭从相识、相知到相守,没有同龄人的花前月下,更没有新婚燕尔的甜蜜相伴,有的就是那一句句“我有任务了”“单位真的需要我”……相识两年,他们相聚的时间不到一个月。

  • 故事发生在2011年,3月的和田大地万物复苏、春意正浓,古丽斯坦·库尔班江所在的和田公安局与苏巘所在团队开展军警篮球友谊赛,他们俩作为双方单位的“领队”,对赛场上判球产生了一些小误会。在化解误会的过程中,古丽斯坦·库尔班江与苏巘一来二往,慢慢产生了好感。

因爱结缘比翼飞

“一身军装威武帅气,一身警服英姿飒爽,你们俩用忠诚创建和谐安宁的‘大家’;你们相濡相融,用真爱撑起幸福温馨的‘小家’。警徽辉映军徽,军徽携手警徽,心心相印、熠熠生辉。”

  • 又是一个杜鹃花开的季节,汽车兵们踏上川藏线,开始执行进藏运输任务。滚滚铁流中,余兵兵手握方向盘,全神贯注。此时,陈丹丹估摸着车队快到了,早早就站在兵站门口守望,高原的寒风像刀子一样从陈丹丹脸上刮过,她却全然不觉,扎成马尾的长发在风中飘舞,宛若她欢快的心情。

相距3000里的守望

他叫余兵兵,驻川某汽车团驾驶兵;她叫陈丹丹,川藏兵站部扎木大站医疗所医务兵。他们同为四级军士长,结婚8年,分居8年。

  • 云南省西双版纳军分区四级军士长董建林与妻子李云扎根边疆16载,相互扶持,一起趟过最艰苦的岁月,最终硕果满枝:董建林多次立功受奖,是名副其实的爱军精武标兵;军嫂李云成为自主创业的带头人,做出不俗成绩。官兵和驻地群众都说:董建林、李云这两口子,军人有军人的样子,军嫂有军嫂的样子。

边防并蒂莲

云南省西双版纳军分区四级军士长董建林与妻子李云扎根边疆16载,相互扶持,一起趟过最艰苦的岁月,最终硕果满枝。

  • 1997年,陈爱元从北方某军事院校毕业,成为海军首批毕业后任舰艇基层军官的研究生。同年7月,他与相恋多年的宋芳组建了家庭。18年间,陈爱元先后在海军舰艇基层和大队、水警区、基地、舰队机关工作,部队驻地遍及广东省、山东省的5个沿海城市,其中近三分之一时间驻守在国家一类、二类海岛上。2010年,陈爱元又从南方调到北京,从事军事科研工作。

扬帆伴你去远航

“我们两人名字的读音,一个是方,一个是圆,一听就知道肯定是一个完美的组合。”陈爱元提起妻子宋芳自豪又略带腼腆地对笔者说。

  • 35年前,唐超一的哥哥在边境作战中牺牲,16岁的他毅然接过哥哥手中的钢枪,奔赴边疆保家卫国。1984年1月退伍返乡后,唐超一放弃公职只身创业,历时数年,打造出一个拥有11个全资公司的多元化民营企业集团。他还在集团及其各分公司都成立了“拥军工作站”。

一个退伍兵的“拥军工作站”

在贵州省遵义市,有一位爱国拥军民营企业家,叫唐超一。多年来,他帮扶退伍军人就业创业,支持参与武装工作,多次被评为“优秀退伍军人”和“爱国拥军模范”。

  • 听着祖辈父辈的战斗故事和守岛经历长大,“从军梦”慢慢在兰天心里发了芽。就这样,高中毕业后,兰天毅然放弃了出国留学的机会,选择了入伍,选择了海岛。骨子里流淌的是海岛血液,肩上扛起的是强军责任。兰天一家祖孙三代人延续着中华儿女精忠报国的英雄血脉,用红色基因接力传承着“老海岛精神”。

一家三代接力守海岛

骨子里流淌的是海岛血液,肩上扛起的是强军责任。兰天一家祖孙三代人延续着中华儿女精忠报国的英雄血脉,用红色基因接力传承着“老海岛精神”。

  • 2012年3月26日,刚从部队探亲归来的朱培英感到全身乏力,提不起精神。她到医院检查,被确诊为乳腺癌,需立即住院治疗。这个消息对刚从部队探亲归来,正沉浸在儿子成长进步喜悦中的朱培英来说,犹如晴天霹雳。然而46岁的朱培英首先想到的不是自己的病情,而是正在部队服役的儿子石永超。为不让儿子担心而影响工作,她与所有亲人“约法三章”:不能让石永超知道她患病的事,不能把石永超叫回来,不能给部队添麻烦。

忠义母子的最美约定

“妈妈,按照我们的约定,我立功了!”10月26日,身着军装、胸前佩戴二等功奖章的石永超站在母亲遗像前,心中默念着母亲临终的叮咛。在他的手中,是一张精美的卡片,那上面,有一位母亲与儿子的约定。

  • 吃尽了旧社会的苦,看着解放军把自己从水深火热中拉出来,陈莉萍的外公外婆一直对子弟兵充满深情。陈莉萍的母亲马碧玉曾经回忆,当年物资匮乏,但她家里每年都把布头收集起来,做成布鞋、鞋垫送到部队。从那时起,拥军就融入这个家庭每一个成员的血脉。陈莉萍从小就向往军营,虽然3次报名参军,都因个头太矮而没有如愿穿上军装,但这并没有减少她对解放军的爱戴,到了成家的年龄,陈莉萍和同样未圆“军人梦”的廖万祥组成家庭,一起开始拥军。

她带出“兵妈妈俱乐部”

在重庆江津,有一位把拥军当事业、把战士当子女的“兵妈妈”陈莉萍。 左邻右舍都知道,她是31年如一日参加拥军活动的全国“爱国拥军模范”,却很少有人知道,从她的外公外婆开始,她的母亲、她和丈夫、她的儿子儿媳和孙子,五代人拥军报国数十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