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啊,让妈妈再看你一眼

来源:国防部网  作者:蒋德红  时间:2015-04-03 18:38:07

    3

    考虑到田妈妈不会讲普通话,朱呈镕又听不懂重庆方言,孙永库便让我这个重庆籍战士陪同,根据计划安排,先赴山东朱呈镕所在地汇合,择日赶赴重庆。

    20141215。山东临沂阳光明媚,我们一行5人带着给田妈妈的慰问物资,赶赴徐州,乘飞机赴重庆。走出机场,又马不停蹄地赶往田妈妈家——沙坪坝区石井坡团结坝。

    田妈妈,我是您的女儿朱呈镕,我来看你们来了……一进屋,朱呈镕就紧紧握住田妈妈的手,嘘寒问暖。

    “谢谢你们来看我们……”看到朱呈镕带着衣服、鞋帽等慰问品,田妈妈非常激动。

    楼房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修建的六屋小楼,田妈妈住顶楼,六十平方米左右,住着田妈妈老两口,二儿子和二儿媳,还有一个28岁的孙子。

    “房子太小,孙子只能住在这儿……”田妈妈扯开用一块布做成的门帘,拉开电灯开关,指着一个不足3平方米的一个小空间对大家说。

    我仔细打量起这个家的布局和摆设。屋子里没有像样的家电家具。本是客厅的房间里,摆着一张大床和一张破旧的长条沙发。一台老式彩色电视机摆在双屉桌上。墙壁虽然粉刷不久,窗户却显示着岁月的沧桑。唯独在西墙上,挂着两个整洁如新的画框,里面放着“自卫还击,保卫边防”的牌匾和烈士证明书。在烈士证明书上写着“何田忠同志,在自卫还击战中牺牲,被评定为烈士,特发此证书,以资褒扬。落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

    在画框下方的正中间,还有田伯芬和何良英获重庆市2010年“十大感动人物”提名奖的荣誉证书。

    儿子的烈士证书,双亲的荣誉证书,成为这个家最珍贵、最珍视的物件。

    

    

    4

    田妈妈何爸爸坐在破旧的沙发上,开始回忆起四娃子何田忠当兵的事来。

    田伯芬和老伴儿何良英,年轻时都是普通工人,艰难抚育了4个儿子。上世纪70年代初,老大和老三陆续参军了,二儿子和小儿子何田忠则到母亲所在工厂打零工。

    1978年初,20岁的何田忠,突然向家人提出参军的想法。考虑已有两个儿子在部队,夫妻俩极力反对,但他们没有想到,一向懂事听话的何田忠,背着他们偷了家里的户口本报了名。何田忠训练积极刻苦,很有主见,入伍仅半年,就当上了火箭炮班副班长。

    1978年底,何田忠所在的部队接到战斗任务,开赴云南边境。1979217,何田忠随着连队,经过三个小时的急行军,攻打某高地。任务完成后,他们又配合其他兄弟部队,继续作战。20日上午,已连续战斗了三天三夜的该连,再次接到任务,攻打某高地。在行军的过程中,他们突然遭到不明方向的敌军炮火阻击,全连各班排很快被打散。

    据何田忠生前所在连连长刘明丰事后回忆,那天,刘连长带着司号员和电台通信员在一个山坡高地,看到何田忠正在观察敌军火力。连长告诉他,瞄准后看好就打。借助望远镜,刘明丰负责观察敌军火力点,何田忠负责用火箭筒进行打击。在成功摧毁了敌军两个火力点后,何田忠也因此暴露了阵地,在震耳欲聋的炮火声中,何田忠胸口中弹,随即倒下。一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样牺牲在了战场。

    何田忠牺牲后,被追认为中共党员。与他一起牺牲的12名战友,都永远地埋在了云南屏边。

    而此时,远在重庆老家思念儿子的田妈妈与何爸爸,则盼星星盼月亮地等着儿子早日归来……

 

 

 


[责任编辑:李爱明]
wap.mod.gov.cn 用手机随时随地看新闻收藏】  【打印】  【关闭

相关新闻国防部网客户端苹果 | 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