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在戰位報告|國防大學︰聯合作戰教學體系在這里重塑

來源︰中國軍網作者︰張詩夢 羅金沐 閆曉強責任編輯︰賀書引2021-01-24 18:06

國防大學︰聯合作戰教學體系在這里重塑

中國軍網記者 張詩夢 特約記者 羅金沐 通訊員 閆曉強

又是新的一天,陽光透過松林映照在國防大學校門右側,習主席對國防大學的訓詞熠熠生輝。

時間流轉。2016年3月23日,習主席視察國防大學,強調要把培養聯合作戰指揮人才突出出來。2017年7月19日,習主席向新調整組建的國防大學授軍旗、致訓詞,要求把培養聯合作戰人才確定為新時代國防大學的核心職能,加快聯合作戰人才培養步伐。

關懷鼓舞軍心,囑托凝聚力量。2017年8月,國防大學成立專門的聯合作戰學院,大力推進轉型重塑,聯合作戰人才培養格局煥然一新。

向戰而設,課堂與戰場緊密對接

2019年底,美國宣布正式組建太空軍,與現有陸軍、海軍、空軍、海軍陸戰隊、國民警衛隊並列,成為“第六大軍種”,“保衛”其在太空的所謂“正當”利益。這一消息引發熱議,“太空軍”再次成為網絡熱點。

國防大學聯合作戰學院的課堂上,“太空力量運用”也是一門備受關注的新興課程。牽頭設立此項課程的李景龍教授告訴記者,未來戰爭的通訊、導航大多基于太空力量,作為聯合作戰指揮員,不了解太空就等于文盲。為了奪取這個未來軍事斗爭的“制高點”,在學校支持下,5名教員克服“人才荒”的壓力,一方面自主學習,一方面多次赴戰區、院校、部隊進行調研。一份份從實踐中手抄的筆記,一頁頁專業資料的積累,一次次將實踐和課堂理論融合的嘗試,從太空力量是什麼、太空力量有哪些、有什麼能力,到作為聯合作戰指揮員如何運用,課程體系逐漸充實,課時比重逐年增加。

“太空力量運用”是聯合作戰新興領域走進課堂,無縫對接戰場的一個代表,更是國防大學全面重塑課程體系和教學模式的一個縮影。

隨著新的體制調整,以往設置的陸、海、空軍教研室等明顯不符合未來作戰要求。2017年國防大學從系統、要素、體系角度出發,調整組建新的教研室,將偵察情報、指揮控制、火力打擊、信息保障、國防動員、政治工作等要素都包含在“作戰體系”這個大框架內。

教研室設置與當前戰區聯指、軍委聯指作戰指揮編成高度匹配,專業設置與聯合作戰指揮要素有效對接,被稱為“微縮版的戰區聯指”。大學教學督導組專家和學員一致評價︰這是一套符合打仗要求、全流程全要素的專業化課程體系。

未來戰爭正在從陸海空等有形戰場向無形的網絡空間、電磁空間、心理認知空間拓展。如果聯合作戰指揮員僅熟悉某一個軍種或者某一個領域,很難駕馭戰場全局。一個完整的偵察情報體系,可以為指揮員提供目標引導、敵人的整體動向、自己的動向……通過全時掌握這些數據形成的決策,可以控制部隊聯合行動,最後達成作戰目的。立足現實,國防大學主編全軍偵察情報相關教程,完成全軍首部《聯合作戰偵察情報綱要》,積極適應專業化人才培養需求。

“仗怎麼打,我們就怎麼教。”國防大學現行的聯合作戰指揮課程體系,滿足了當前聯合作戰指揮人才培養課程急需,是國防大學交上的第一份合格答卷。

向戰而教,教員身上“戰味”愈來愈濃

走進教員趙增凱的辦公室,“戰味”撲面而來——一張長寬2米左右的中國局部地圖掛在辦公室左側,幾乎佔據辦公室的“半壁江山”,一摞一摞的書堆放在辦公桌上、椅子上。記者一轉頭,白板上粘著這個學期最新的課程表,上過的課程已經被標藍。

“如果不是真正經歷,其實很難體驗到這個問題。”“如果你不到現場,只听別人去講,好多問題會簡單化。”采訪中趙增凱多次有感而發。這些來源于2018年他去南沙的代職經歷。

一年時間里,趙增凱參加了7次演習,每個守衛部隊要去兩三次。“每個機會都很難得,收獲很多。”

找一個天氣狀況良好,並且正好有補給船上島的時機,趙增凱又要去守衛部隊實地調研了。

白天走訪學習調研,晚上他還要去每個站點的值班處查看。夜晚的大海漆黑一片,黑色幕布上點綴著閃爍的斑斑點點,分不清是星光還是漣漪的反光。沒有心情欣賞這夜色,趙增凱腦海中一直思考最近的發現︰島礁的防御是一個系統,先進裝備只能解決一部分問題,而且地形、潮汐等因素會對目標搜尋造成影響。于是,趙增凱將島礁的地形情況、大氣狀況、雷達設備情況記錄下來,把帶著海水味道的具體數據充實進課題里,並形成方案和咨詢報告,得到領導和有關部門的認可。

2019年9月份,趙增凱結束部隊一線代職,回到國防大學,他將自己在一線觀察思考到的問題帶上課堂,和學員溝通交流。“站在講台上把別人的東西搬過來講和講自己體會到的東西是不一樣的。現在講好課的信心更強、底氣更足。”趙增凱對此自信滿滿。

除了通過代職培養教員的“硬刷子”外,國防大學還連續三年在校內舉辦戰略對抗演習,這種演習特殊之處在于參演人員全是教員。就在記者采訪前夕,演習剛剛落下帷幕。

演習按照戰區指揮架構、作戰要素職能,將學校多個學院與實戰相關的專業教員集合在一起。“我們是情況內演習,情況外研究。”“80後”教員袁博回憶道,“首先跳進情況內研究這個作戰問題,仗怎麼打,如何設計籌劃,都需要前期準備大量資料一步步細化。跳出演習外,我們要思考這樣組織應該給參加演練人員提供什麼條件?如何引導學員作業?作業演習過程中又怎麼把控?整個過程中成果應該是什麼樣子?怎麼講評成果?教員通過參加演習,大部分問題都有了答案。”

“我們的教研隊伍要懂得明天的仗怎麼打,才能教會學員怎麼打好明天的仗。”學校通過軍內國外送學、調研、座談交流等方式發揮現有教員的主體作用,另一方面用好全軍資源,開放辦學,邀請戰區領導前來授課。下一步,學校將選拔一批懂打仗、會指揮、能力強的優秀指揮員做教官,抓好向戰而教的人才隊伍建設。

向戰而學,聯合要素貫穿學習全過程

陽光透過窗戶,照在念洪文準備的發言資料上。

此刻,教室里除了西藏軍區某炮兵旅旅長念洪文,還有10多名來自全國其他軍兵種的師職干部,他們都是國防大學2020年新開學的聯合作戰指揮培訓班學員。

按照課表安排,今天是《科技力量運用》的討論課。雖說是“討論”,念洪文也不敢放松。每天在宿舍加班加點,讀完11本學習資料,他又結合課上講述的內容、案例,在部隊時訓練的情況,總結出要和學員分享的內容。課堂上學員們講著自己的學習心得,穿插崗位的實際情況,教員一邊點評一邊串講知識點。北部戰區海軍某驅逐艦支隊支隊長王建武談到學習的感想說︰“要有‘聯’的概念,遇到情況首先要想到用體系解決問題,派最恰當的力量而不是最熟悉的兵力。”

這樣一堂各抒己見、氣氛熱烈的研討課是學校推開“學講研練考”教學模式,推行精小班化教學、研討式教學和指導教官制的成果。剛開始,不少學員反映小班研討要準備發言材料,時間緊,壓力大,于是學校安排教官全程指導幫帶。前期精心設計研討環節,根據學員情況指定發言,還可以現場提問、互動點評,學員的積極性被調動起來。從大課堂“怕說錯”,到小課堂“發言時間不夠用”,學員的自習能力、研究能力、思辨能力得到了錘煉和提高。

如果說日常各方面的學習還是考試層面的能力積累,畢業大考就是在檢驗學員學習成果轉化為備戰打仗的能力素質。

“大家把考試當成一場戰爭來打,復習,查資料,請教教員、同學,管理時間等被當做聯合要素來指揮。”回憶起畢業大考,曾經在指揮員班學習的一位學員依然記憶猶新。

幾組數字可以解釋這位學員記憶猶新的原因︰聯合作戰的基本理論考試,學員起碼要準備五六萬字資料;想定考試,連續8個小時,中間沒有休息時間;現場答辯,每個人20分鐘,脫稿匯報,專家現場輪流提問,不限次數。

有畢業學員在畢業留言本上寫道︰“一年學習,終身受益。通過畢業大考,我看到了中國最高軍事學府塑造新型軍事人才的良苦用心。”畢業大考過後,指揮員班學員將帶著一年的學習收獲,奔赴強軍興軍的另一個考場,書寫軍旅人生的新答卷。

國防大學是培養軍之棟梁的搖籃,是我軍高級指揮員成長的奠基石和教練場,處在打仗鏈路上人才培養的頂端。在新時代練兵備戰的征程中,國防大學高舉向戰之旗,將一顆顆聯合作戰的火種聚集、點燃,迸發出新的能量……

輕觸這里,加載下一頁

分享到